【2020. 02 更新:阿拉斯加确定将加入寰宇一家】 阿拉斯加里程计划停留政策超详细解读

77

【2020. 2.13 更新】

Alaska Airlines 阿拉斯加航空将于2021年夏天加入寰宇一家~ 将会恢复甚至更加紧密的开展和AA的常旅客计划合作,里程的世界不可避免的是贬值,囤了大量AS里程的朋友还有一年多的时间考虑烧掉一些。

阿拉斯加航空工作迅速,已经把具体的和AA恢复合作关系的时间线列了出来。在2021年夏天,就会恢复和AA的全部合作。

通过搭乘AA航空来积累里程

【2018.10.20 更新】

在阿拉斯加航空 [AS] 于2017年底正式吞并维珍美国 [VX] 航空之后的某个未知日期,其调整了兑换自家里程票的停留政策。此文发出后的一年半内,阿拉斯加航空 [AS] 先后纳入了包括Condor [DE],芬航 [AY],新加坡航空 [SQ]爱尔兰航空 [EI] 等多个伙伴,同时也流失了达美 [DL]墨西哥航空 [MX]法荷航 [AF & KL] 几个天合联盟的伙伴。新航司的纳入给了我们新的兑换选项。经过一年多的不断学习 Fare Rule 和 Routing Rule,我们对阿拉斯加里程票的停留规律也有了更深的认识。综上,牧羊场感觉非常有必要对此文进行一次全方位的更新,更正原文的谬误或者过时的内容,传递最新最实用的政策解读。我们不是停留政策的制定者,所有的解读皆(仅)基于我们上百次的搜票验票结果,并结合 Expertflyer 上的 Fare Rule 进行适当的总结归纳,可能依然会有疏漏,有错误,但保证信息够足,实用性够强。

本文所用所有地图中涉及到的任何国家或地区的边界均不代表本人及北美牧羊场的立场,仅由所采用数据源决定。

单程免费的停留政策是阿拉斯加里程的一大诱人特色,然而哪里可以停,如何停,都暗藏玄机。显然阿拉斯加航空不会告诉你全部规则,好在便捷的在线搜票功能能够让我们不断试票,并总结规律。本文所有停留政策的解读均建立于我们上百次的搜票结果,我们期望通过本帖能让你对阿拉斯加航空的停留政策有更具体的认识,能更好地将这项福利用于未来里程兑换上。我们的总结也许有不严谨,也许有疏漏,但是足够有趣,足够实用,欢迎大家参与讨论并提出宝贵意见。发现有和本文确定下来的规则不同的例外和BUG欢迎在评论里和我们反映,有贡献的读者我们会以亚马逊礼品卡作为感谢。

如果需要了解阿拉斯加航空里程基础以及常旅客福利的读者请看我们之前写过的这几篇文章,其中也包含了最新的更新,比如日本航空、海南航空的兑换和累积:

  1. 阿拉斯加航空里程使用介绍 I
  2. 阿拉斯加航空里程使用介绍 II
  3. 阿拉斯加常旅客福利介绍

停留 [Stopover] 释义

停留 [Stopover]是指在抵达目的地之前的中途机场呆超过一定时长。低于该时长的被称为转机 [Transfer]。在一个中途机场呆超过24个小时,即被阿拉斯加航空视为停留。阿拉斯加航空规定,在兑换自家航空执飞的所有航班,或含有单个伙伴航司执飞的北美出发/到达的国际航班时,单程允许一个中途停留(一个例外是JAL可以出亚洲区内的停留。这项慷慨的停留政策使得我们在到达目的地之前,能在中途某个城市休整玩耍几天。比如,兑换如下图AS执飞的BOS-SEA-ANC 航线时,完全可以在西雅图停留数日后再前往安克雷奇。

bos-sea-anc

然而,并不是每个阿拉斯加航空及其伙伴航司执飞的城市均可作为合格的停留地点,只有当停留地选在某些特定机场的时候,才能通过阿拉斯加出票。否则,阿拉斯加官网会显示1580的错误,告诫你“不允许兑换此路径”。如同阿拉斯加航空针对每个伙伴航司都有单独的里程兑换表一样,针对每个航司的停留规则也有略微差别。本文将按航司逐个剖析。

阿拉斯加航空 Alaska Airlines

阿拉斯加航空 [AS]飞航网络覆盖美国50州,加拿大西部二省,墨西哥和哥斯达黎加。完成收购维珍美国 [VX] 之后,其在加州的市场占有额大幅增加,跨东西海岸航线也明显增多,不过当下主力依然位于西海岸。除了位于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 [ANC] 外,阿拉斯加其余四个Hubs, 西雅图 [SEA], 波特兰 [PDX],旧金山 [SFO] 和 洛杉矶 [LAX] 均位于西部沿海。除此之外,阿拉斯加航空 [AS] 还有两个 位于加州的Focusing City,圣何塞 [SJC] 和圣迭戈 [SAN]。阿拉斯加航空自家的停留规则总体依据其 Routing Rule。

  • 阿拉斯加航空 [AS] 航线网络内大部分两个机场间皆有 Published Fare,且有给定的若干路线。停留点必须选择在给定的路线的中间某个转机点。AS给定的 SEA 至 LAX 之间所有路线如下图所示,于是可选择的停留地有 PDX,SFO,盐湖城 [SLC]和圣罗莎 [STS];不同机场间给定的路线方案不一,但可大抵总结出如下规律。
  • 停留本土48州。此时,可供选择的停留地有 SEA,PDX,SFO,LAX,SJC,SAN,STS,萨克拉门托 [SMF],奥克兰 [OAK],盐湖城 [SLC],Spokane [GEG] 和 Boise [BOI]。但并非任何两个机场的给定路线均包含这么多转机点选项,也即表明并不是随便一条路线就能去上述任何机场停留。判定能否停留的条件是看上述机场有无至始发地或目的地的直达航班。如果始发地或目的地为 SEA,则该转机点需有直达另一端的航班才能作为停留地。
图中连线未包含部分 seasonal route

Case 1:奥兰多 [MCO] 有四个 AS 的直飞航点:SEA,PDX,SFO 和 SAN。休斯敦 [IAH] 仅有 SEA 一个直飞航点。兑换 MCO 至 IAH 的里程票时,可供选择的停留地便有SEA,PDX,SFO 和 SAN。

Case 2:SAN 可直达上述除 LAX 外的所有机场,而拉斯维加斯 [LAS] 有直达 LAX 的航线。于是,兑换 SAN 至 LAS 时,可以任意选择上文提及的停留地。

  • 停留阿拉斯加。这也即意味着始发地或者目的地至少有一端在阿拉斯加。此时停留分为以下几种情形 :
  1. 任何情况下,朱诺 [JNU] 皆可作为停留地;
  2. 当始发地和目的地皆位于 Glacial Bay [GST] 以东时,不可停留 ANC;
  3. 经停航线可以在中途经停点停留。如 ANC 至 巴罗 [BRW] 的 AS55航班经停 Deadhorse [SCC],则当始发地或目的地为 BRW时,可以在 SCC停留。
  • 中东部时区限制。如果始发地和目的地皆位于东部时区(包含纽约 [JFK /LGA/EWR], 波士顿 [BOS],费城 [PHL] 等),无论其有多少条 AS 的直飞航线,皆不可兑换(一年前提及的 12.5K BOS 停留 SEA 回到 PHL 的超值往返兑换不复存在);如果始发地和目的地皆位于中部时区(包含芝加哥 [ORD],达拉斯 [DFW/DAL] 等),或者始发地和目的地一个位于中部时区,一个位于东部时区,则必须二者有其一含有不止一条 AS 的直飞航线(位于中部时区的 IAH 和位于东部时区的坦帕 [TPA] 皆只有一条直飞 SEA的航线,此时不可以出停留 SEA 的里程票)。
  • 新航点 BUG。上述规则并不适用于所有机场,但目前所发现的例外基本上都是近两年 AS 新开的航点,或通过与维珍美国 [VX] 合并获得的新航点,如匹兹堡 [PIT] 和墨西哥城 [MEX]。(按上文所述,PIT 至 DFW 可停留 SEA/PDX/SFO 等,然而事实却是无法出 PIT 至 DFW  的含停留的里程票)。新航点 BUG 一般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除,如上次写文时的例外 MSY, MCO 等如今已经满足规则。

区域航司Ravn Alaska 和 Penair Airlines

Ravn Alaska [7H] 和  Penair Airlines [KS] 是美国境内两家小众的航司,前者一直仅执飞阿拉斯加州内航线。后者原本在本土经营着 PDX,BOS 和丹佛 [DEN] 出发的部分支线线航线,但当下也已经完全退居阿拉斯加境内。在兑换这两家航司的北美境内航班的时候,可以出与阿拉斯加的混合票,且允许中途停留,和单飞阿拉斯加航空时的停留政策一致:单程免费停留一次,停留规则和阿拉斯加自家兑换一致。

Penair Airline 执飞的所有航班均可通过阿拉斯加里程兑换,但是停留不能设在两个Penair Airlines 执飞的经停节点位置。下图为 Penair Airlines 执飞的航线图。其航线网络不断萎缩,位于白令海峡中的圣保罗 [SNP] 和 圣乔治 [STG] 也将于不久之后停航,即意味着我们即将再无可能用里程兑换到这两个野生动物资源丰富的因纽特人的小岛。

Ravn Alaska 航线网络覆盖阿拉斯加上百的小村镇,然而可供里程兑换的线路却很有限。在几年前,还能用阿拉斯加里程兑换 Ravn Alaska 飞往观北极熊胜地 Barter Island 的航班,无奈现在仅能兑换如下几条红色的飞往主要村镇的航线了。

美国航空 American Airlines

没有如同阿拉斯加对两家区域航司的礼遇,在兑换含有AA执飞的北美区域内的航线的时候是不能免费停留的。但只要是从北美<—>其它地区时,便可出AA或AA+AS执飞的含有停留的单程航班。

在兑换纯 AA 或 AA+AS 混合的里程票时,能否作为停留地一般取决于在 AA 与 全美航空 [US] 合并之前是否有直飞 LAX 的航线。于是,加州众多小机场皆可停留,却不可停留中东部一些比较著名的二线机场(诸如 MSY,PIT等)。

当然,停留也不全然依据此规矩,如达美的亚洲门户底特律 [DTW] 即便在 AA 与 US 合并前便开通了直飞 LAX 的航线,也不可作为停留地。为此,我们总结出如下可作为停留地的机场汇总图 (受限于图幅,下图未包含 AS 在阿拉斯加州的 HUB, ANC)。

相比于有限的固定的停留地的选择,阿拉斯加航空在兑换含AA的里程票时显然没在飞行路线上有太多规定。无论你需要飞行多远,无论你转机多少次,哪怕你的路线七拐八绕,哪怕你在停留前后得经过同一机场两次 (比如停留前在达拉斯 [DFW] 转机一次,停留结束后再在 DFW 转机一次),只要有路线能连得上,只要选定的日期每段航线都有剩余里程票,只要你愿意折腾,阿拉斯加都会千方百计地为你出票。

下图所示Key west [EYW] 到 秘鲁首都利马 [LIM],停留地选在 ANC , AA 和AS 混合执飞。你能看出这是一张只需 20K 里程的单程票吗?

eyw-lim

非美洲本土航司

阿拉斯加还有众多优质的非美国本土航司,这些航司可按照其航线网特点分为两大类。

兑换这些非美洲本土航司执飞或与阿拉斯加航空混飞的航线的时候,1)可以在阿拉斯加航空的五大Hubs之一停留;2)也可以选择在该伙伴航司与阿拉斯加航空衔接的机场停留。但夏威夷都只能作为始发地/目的地,而不能作为中途停留地,中途转机也不可在夏威夷。

但,海南航空 [HU] 的停留地不受上述两条限制。

多枢纽型航司停留政策解析

对于多枢纽型航司,还可以3)选择在该航司的任意Hub 或 Focusing City 停留4)也能选择在该航司任意有直飞美国航线的机场停留海南航空 [HU]日本航空 [JL] 也不受限于这两条。

        海航 [HU]

兑换海航 [HU] 时,阿拉斯加航空 [AS] 提供了最慷慨的停留政策。无论是海航 [HU]  还是 阿拉斯加航空 [AS] 的任意航点,皆可作为停留地。于是,在兑换中美往返时,停留地既可以在美国最北端的 BRW,也可以在太平洋的度假胜地夏威夷 [HNL/OGG/LIH/KOA],也可以在泰国潜水胜地普吉岛 [HKT],甚至还可以在日本的北海道 [CTS]。停留地还可以开口,曼谷 [BKK] 进,普吉 [HKT] 出也是允许的。

然而,停留美国本土或中国内地以外的其它地方都无法避免绕路。如下图 LAX 至海口 [HAK] 的单程商务舱,为了能够停留 CTS,总行程航段有 9 个之多。由于海航没有直飞夏威夷的航线,纵然可以停留夏威夷,转机次数也势必非常吓人。

        日本航空[JL]

对于日本航空 [JL],17年的时候仅有三大Hubs:东京成田 [NRT],东京羽田 [HND] 及大阪国际 [KIX] 均可作为停留地。名古屋 [NGO] 有直飞 HNL 的航班,于是从夏威夷出发的话,NGO 也曾是合格的停留地。如今,AS 也放开了停留限制,停留地可以选择在上述机场之外的其它小机场。

兑换日本航空 [JL] 时也能在停留地开口,如下所示,我们可以出一张 HND 和 札幌 [CTS] 开口,最终目的地为冲 PVG 的单程票。

然而,不像兑换海航 [HU] 时的那种随意天马行空,兑换日本航空 [JL] 时,很多时候搜停留二线机场的里程票都会报代号为 1580 的错误,即便两个单程搜索都能搜出里程票。我们尚未完全弄懂报错的缘由,但给出以下猜测,仅供参考:

除非停留地是东京 [NRT/HND] 且行程无开口,否则东京不可同时出现在停留前后的行程中。于是,从北美出发前往亚洲时,为了避免在日本停留后再去东京转机,则必须经其它城市机场中转。除东京外,仅有大阪 [KIX] 有飞上海 [PVG],台北 [TPE] 和 曼谷 [BKK] 三条国际航线,名古屋 [NGO] 有飞 TPE 和 BKK 两条国际航线。如果想从北美经北海道札幌 [CTS] 停留后回到内地,则可选的目的地估计只有 PVG 了。

此外,阿拉斯加对日本航空 [JL] 的兑换仅限于母公司,区域分公司 Japan Air commuter 及 Japan Transocean Air 执飞的所有航班均不可通过阿拉斯加来兑换。于是,类似宫古岛这样的支线目的地就不要考虑了。

值得强调的一点是,JAL是能够在非北美出发/到达的航班上加单程停留的伙伴航空,比如广州-东京-香港,在东京停留,只算一个one-way。但出发点和目的地不能同时在中国大陆

        澳航 [QF]

对于澳航 [QF], 可供停留的机场有布里斯班 [BNE],悉尼 [SYD],墨尔本 [MEL] ,珀斯 [PER],阿德莱德 [ADL] 以及新西兰的奥克兰 [AKL]。即便 PER 和 AKL 没有直达北美的航班,但分别作为 QF 的 Hub 和 Focusing City,阿拉斯加也允许兑换在该地停留的里程票。与日本航空 [JL] 类似,区域航司也不可兑换,南澳州(不是澳洲南)除了ADL 外就只剩一个可兑换航点了。

        南美航空 [LA]

南美航空 [LA] 拥有圣地亚哥 [SCL],利马 [LIM],布宜诺斯艾利斯 [AEP],波哥大 [BOG]多个枢纽。在并购TAM 后,在巴西又多了圣保罗 [GRU],里约热内卢 [GIG] 和巴西利亚 [BSB]。阿拉斯加官网并未开放南美航空的在线兑换,但可能类似阿拉斯加对日航和对国泰的兑换规定,我们或不能兑换南美航空的区域分公司执飞的航段。 于是,由于南美厄瓜多尔分公司的航班代码使用的是 [XL],我们无法用 AS 里程兑换到神奇的加拉帕戈斯群岛。南美航空 [LA] 逐渐整合了 TAM,并渐渐将其航班代码由 [JJ] 改为 [LA]。虽然 AS 官网表示在努力让 TAM  的航班可累积/兑换里程,实则这些航班号段已经纳入可累积范畴,牧羊场也推测当下也能兑换这些航班。只是除了圣地亚哥 [STL] 和利马 [LIM] 外,其它 HUB 都鲜有直达美国的航班,想停留那些地方有得绕咯。

单枢纽型航司停留政策解析

对于单枢纽型航司,除了可以1)在阿拉斯加航空的Hubs之一停留;2)在该伙伴航司与阿拉斯加航空衔接的机场停留;3)在该航司总部停留外,还能 4)选择在第五航权的节点城市停留。但一旦选择了某个第五航权节点城市作为停留之后,里程票的一端就只能选择该第五航权航线的终点了。

        冰岛航空[FI]

没有第五航权航线,于是北美区外的停留地只可以选择雷克雅未克 [KEF]。【冰岛航空 [FI] 洲际商务皆不可平躺,兑换需谨慎!

ice_map

        阿联酋航空 [EK]

阿联酋航空 [EK]拥有众多第五航权航线,如下图中总部迪拜 [DXB] 和其它第五航权节点马累(马尔代夫) [MLE],科伦坡(斯里兰卡) [CMB],曼谷 [BKK] 等均可作为包含第五航权航线航程的停留机场。但是如果是前往澳洲的话,不可在东南亚的第五航权节点机场停留。

ek_map

        国泰 [CX]

国泰 [CX]虽然没有开通在线兑换,但兑换思路大抵同理,遵循one partner兑换原则即可,见下图。除了停留HKG外,还能选择停留台北 [TPE] 之后前往日韩,或者停留 [BKK] 之后前往CMB 或新加坡 SIN。与日航同理,我们也不能通过阿拉斯加航空兑换国泰港龙 [KA] 执飞的航班。AS 官网显示可以兑换非北美始发/终到的国泰 [CX] 航班,但根据 Flyertalk 网站 DP,这些区域只能兑换直达航班,如果兑换含转机的航班需分段计价。

cx_map

      斐济航空 [FJ]

拥有两条第五航权航线,分别从萨摩亚 [APW] 和 圣诞岛 [CXI] 至 檀香山 [HNL]。但阿拉斯加只允许在斐济总部楠迪 [NAN],苏瓦 [SUV] 和节点APW停留,CXI不可以。由于第五航权航线连接的另一端是 HNL,故若想停留APW,则不能选择美国本土作为出发地/目的地。(再强调一遍:除海航 [HU] 外,夏威夷永远都只能作为始发地/目的地,而不能作为中途停留地,中途转机也不可在夏威夷。)【斐济航空 [FJ] 仅有 NAN 至 LAX 洲际商务可平躺,兑换需谨慎!

fijik_map

      大韩 [KE]/英航 [BA]/芬航 [AY]

类似地,这几家都是典型的单枢纽航司,虽然部分航司有第五航权航线存在,但由于阿拉斯加航空对这三个航司兑换区域的限定,我们无法兑换这些第五航权航线。于是,对于大韩 [KE] (换单程里程票是往返的价格),我们的停留地只有首尔仁川 [ICN];对于英航 [BA],停留地只可以选择伦敦希斯罗 [LHR];对于芬航 [AY],只有赫尔辛基 [HEL]。此外,兑换非北美始发/终到的芬航 [AY] 里程票时(如东亚到欧洲),也可以在 HEL 停留

      Condor [DE]

Condor 实际上有法兰克福 [FRA],杜塞尔多夫 [DUS],柏林 [TXL],慕尼黑 [MUC],汉堡 [HAM],汉诺威 [HAJ],莱比锡 [LEJ],斯图加特 [STR] 等多个 HUB (基本上遍历了所有德国的主要城市)。然各 Hub 间无任何直飞航班,且直飞北美的只有 FRA 和 DUS 两个机场。此时,仅有 FRA 和 DUS 可作为停留地。其余 6 Hubs 不仅不能作为停留地,甚至无法从北美兑换至此。【Condor 洲际商务皆不可平躺,兑换需谨慎!

      新加坡航空[SQ]/爱尔兰航空[EI]

这两家还未开放阿拉斯加里程的兑换,开放之后我们会更新,其中新加坡航空应该是会亮点满满的,大家尽请期待。

停留政策应用举例

停留政策纷繁复杂,但你不必深究其中的机理、规律,只要记住哪些地方可以停就OK。下文我们便以洛杉矶 [LAX] 为例 展示几个范例。

例1:南北美大神跳

刚刚dabian完的Brett一身轻松,打算2月出去溜达一圈。手握大把阿拉斯加里程的Brett看完此文深受启发,便兑换了如下行程:第一站安克雷奇 [ANC],去赏绚丽极光,体验狗拉雪橇;赏玩极光后的Brett便直奔秘鲁首都利马 [LIM],只为亲手抚摸一把纯天然的蠢萌的草泥马;作罢便直接从LIM返回老巢SEA。精明的Brett兑换了一张在SEA停留两个半月的机票,他的最终目的地是檀香山 [HNL]。

本案例中,Brett 共用阿拉斯加里程兑换了两张机票。第一张是 SEA至LIM,停留地选在了ANC;第二张 LIM-HNL,停留地选在了SEA。两张机票均由AS混合AA执飞。单程经济舱仅需15,000里程,Brett兑换这趟行程总共花了 30,000 阿拉斯加里程。一张BOA AS联名卡 / Amex SPG / Amex SPG LuxuryChase Marriott Premier Plus 的开卡就足够这些里程了。

eg1
sea-lim
lim-hnl

例2:环太平洋岛岛跳

五月,Brett 迎来了学生时代的最后一个暑假,这个暑假他得回老家深圳一趟。自打去年乘坐 UA 的HNL至关岛GUM跳岛航线后,Brett 对跳岛航线特别感兴趣。于是,Brett 最终用阿拉斯加里程兑换了如下路线,既满足了暑假回家的需求,又迎合了自己跳岛的爱好。

承接上次兑换,Brett已经有了五月SEA至HNL的机票,于是他本次的兑换从HNL开始,先在萨摩亚 [APW] 晒晒太阳,探访一下原始热带丛林,还能游泳到美国领土最南端的美属萨摩亚,将五星红旗遍插美帝各个角落;之后飞往奥克兰 [AKL],准备人肉代购一些新西兰奶粉给刚出生不久的侄子;带完奶粉的Brett便启程飞往香港 [HKG]。拖着众多奶粉罐的Brett显然没法像卡卡那样心血来潮步行到深圳,亲朋好友直接在机场口就可把他拎走;在家呆个把月后,Brett 得回西雅图入职了。

本案例中,Brett 共用阿拉斯加里程兑换了两张机票。第一张,HNL至AKL,停留地选在了APW;第二张,AKL至SEA,停留地选在了HKG。第一张纯斐济航空执飞,消耗里程 27,500;第二张纯国泰执飞,消耗里程 40,000,通过电话预订,合计 67,500。

eg2
hnl-akl

例三:北半球小环球

入职之后,Brett 的假日就得明显减少了,下一次的行程只能谋划到圣诞节期间了,圣诞节的里程票还没放出,但Brett 早已规划好自己的行程。先搭乘土豪航在迪拜 [DXB] 过圣诞;再前往新德里 [DEL] 吃自己心心念念的地道印度美食;在回到公司之前再在东京 [NRT] 跨个年。旅行规划已经完成,只等阿拉斯加开放兑换了。

本案例中,Brett 将要用阿拉斯加里程兑换了两张机票。第一张,SEA至DEL,停留选在了DXB;第二张,DEL至SEA,停留选在了NRT。第一张阿联酋执飞,将消耗里程 42,500;第二张日航和阿拉斯加混飞,将消耗里程35,000,合计 77,500。

eg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