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A Excursionist Perk的 Routing 范例全解

12

前方高能预警,这篇文章写的可能比较抽象,但是目的却是给大家一个尽量准确的概念。欢迎朋友讨论指正。

更多UA里程累积及里程使用,参见

  1. United airlines 美联航常旅客计划(一)累积里程及高级会员
  2. United airlines 美联航常旅客计划(二) 使用里程
  3. UA Excursionist Perk的 Routing 范例全解
  4. 如何在中国使用美联航里程

大背景回顾

首先让我们回顾一下历史。United Airline 在2016年8月3日宣布了将在2016年10月6日对里程票(award ticket)开始实施的新的停留政策(stopover rule)—— Excursionist Perk

United 的里程对于很多朋友比较珍贵的其中一点原因就是他强大而灵活的stopover规则以及open jaw规则。我们很早之前写过UA的里程累计使用,但其中有关stopover和openjaw以及elite status benefit的部分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

而时至今日,这个UA新政已实施几个月,各大博主早已纷纷开帖立文来手把手教大家如何在UA 新(暴)政下,夹缝中求取生存。其中不乏启发性强的好文章,比如milevalue 的 New United Free One Way Rules as of October 2016  以及travelisfree 的 The New United Stopover & Routing Rules,然而文章中并没有很好的区分符合规则与bug的情况,所以在其文章中也给出了一些对UA新政不是很准确的解读 。

我们之前曾经讨论过UA票务系统的Bug范例,具体的参见我们之前的文章UA Award票务系统再现大bug!买2送1?ACT FAST!

这次发表的这篇文章是我对UA新政的符合规则部分的routing解读——新美联航旅行家津贴 (New United Excursionist Perk)之免费机票规则(Free One Way Routing Rule)。

规则概述

在开始总结之前,让我们重温一下最新的新美联航 旅行家津贴 (New United Excursionist Perk)规则:

  1. Free one-way 不能在出发的区域(Origin Region)内
  2. 整个旅行必须终止于出发地所在的区域
  3. Free one-way这一段的起点与终点必须在同一个区域里
  4. Free one-way的舱位必须低于或等于前一段one-way
  5. 如果有两段或更多one-way里程票符合上述要求,只有第一次出现的那段算作free one-way免费
  • 注1:United 在里程票系统里面把世界上所有的国家或地区划分为 17个区域(Region)。为防止读者朋友不清楚某些国家的属于区域,请参照UA国家区域对照表
  • 注2:UA里程票所需里程表单United Award Chart
  • 注 3: United在启用最新的Excursionist Perk规则之后,你的每一段行程都是按照one way来定价的。所以你可以订无限多的one-way segment,只是UA 系统会分别对每一段进行price & charge。既然每一段都是按照one-way 来收费的,那么每一段也就不强制要求首尾相连,我们也就有了无限多的open jaw了。

根据以上规则,我们可以把 free one-way 抽象成下图:

demo-graph-general

你的行程就是 P0 -> P1, P2 ->P3, P4 ->P5 (其中P2->P3是free one-way, optional)

*这里的OR 出发区域指的是出发的起始点所在的区域

这里的RR 返回区域指的是返航的起始点所在的区域

只要我们遍历一下所有的情况我们大概也就了解了UA 允许的free one-way 路线了。我总结了下面七种情况分别讨论。

规则七种情况详细案例剖析

当 DR = FR = RR
当DR = FR ≠ RR 且 RR ≠ OR
当DR = FR ≠ RR 且 RR = OR
当DR ≠FR = RR 且 RR ≠ OR
当DR = RR ≠ FR
当DR ≠ FR ≠ RR 且 RR ≠ OR
当DR ≠ FR ≠ RR 且 RR  = OR

1. 当 DR = FR = RR :

demo-graph-1

到达区域,免费区域,返回区域完全重叠。这个是最经典最原始也是最适合大多数朋友的行程。从出发区域开始旅行,在到达区域完成free one-way,然后再从到达区域直接返回出发区域。在这个情况中,最多可以有3个open jaw,最少可以没有open jaw。

gcmap_1-1

例子1.1: 卡卡从美国芝加哥(ORD)飞回中国北京(PEK)探望父母;然后临回美国前飞到上海(PVG)找去给丈母娘干活;最后从上海(PVG)直接飞回美国芝加哥(ORD)。本例中ORD – PEK, PEK – PVG (FREE), PVG – ORD; P1 = P2, P3 = P4, P0 = P5. 其中 OR在Mainland U.S., Alaska & Canada区,DR/FR/RR 在North Asia区。

gcmap_1-2

 

 

 

 

 

 

 

 

 

 

 

 

例子1.2:作为旅游爱好者的卡卡从美国回中国经常是这么玩的。从美国匹兹堡(PIT)飞回到中国沈阳(SHE)探望父母(卡卡父母爱旅游和搬家);然后坐火车(健康一身轻,跑步去北京)去北京找小伙伴吃大董烤鸭(open jaw);再从北京(PEK)飞往上海(PVG)的迪士尼;再坐火车到深圳审查自己的投资项目工程(open jaw);再从深圳(SZX)飞回大纽约(JFK);去吃西安名吃偶遇老板的维密老板娘,再开车回到匹兹堡吃土(open jaw)。本例中 PIT – SHE, PEK – PVG (FREE), SZX – JFK; P1 ≠ P2, P3 ≠ P4, P0 ≠ P5. 其中 OR在Mainland U.S., Alaska & Canada区,DR/FR/RR 在North Asia区。

2. 当DR = FR ≠ RR 且 RR ≠ OR:

demo-graph-2

 

到达区域和免费区域重合,且返回区域不同于到达区域也不同于出发区域。本情况至少有一个open jaw(P3->P4)。如何巧妙的利用这个open jaw来扩展你的旅行计划就是成败的关键。

gcmap_2-1

例子 2.1:日本深度游。卡卡从美国辛辛那提(CVG)飞到成田机场(NRT)。然后再坐ANA飞机南下飞入日本熊本市(KMJ)。接下来一路新干线北上欣赏沿途风光(中间坐火车爱怎么停怎么停)回到东京。在东京找到机器猫借来传送门钻进去,一出来发现自己已身在中国大连市(机器猫不借你传送门就只好用辛苦攒的Avios飞Japan Airline去大连咯)。最后从大连(DLC)飞回美国辛辛那提(CVG)。本例中 CVG-NRT, NRT-KMJ (FREE), DLC-CVG; P1 = P2. 其中 OR在Mainland U.S., Alaska & Canada区,DR 和 FR 在Japan区, RR在 North Asia区。

3. 当DR = FR ≠ RR 且 RR = OR:

demo-graph-3-dr-fr-rr-rrod

到达区域和免费区域重合,且返回区域和出发区域重合。本情况至少有一个open jaw(P3->P4)

这种情况是旧UA routing rule所不允许的,因为最后P4->P5根本没有发生区域变化。但是最新UA free one-way规则中只规定了整个旅程必须终止于出发区域,所以当P4->P5只发生在出发区域的时候也是结束终止于出发区域。这种行程看起来更像是一个one-way,而不是round-trip。这种行程允许你在两个区域同时驻足停留,达到同时游玩两个区域的目的。

例子3.1:家住纽约(JFK)的卡卡决定去欧洲法兰克福(FRA)和伦敦(LHR)和欧盟以及英国首相探讨英国退欧的影响和后续。并且想在回纽约之前再去一趟圣地亚哥(SAN)看看自家的动物园(这里从LHR到SAN的open jaw,卡卡用了不允许stopover但是拥有off peak award的American Airline miles来解决。AA off peak只要22.5k miles 而UA要30k miles),最后从圣地亚哥(SAN)飞回纽约。 本例中 JFK-FRA, FRA-LHR(FREE), SAN-JFK; P1=P2, P5=P0. 其中OR/RR在Mainland U.S., Alaska & Canada区, DR/FR 在Europe区。在这个例子中,我们用了42.5k UA miles (30k + 12.5k)与 30k (或者22.5k 如果是非高峰) AA miles 完成行程。虽然多花了12.5k UA miles 但是却完成了US和Europe两地的额外停留,且回程时拥有使用其他航司里程的flexibility。

gcmap_3-1

4. 当DR ≠ FR = RR 且 RR ≠ OR:

demo-graph-4-dr-fr-rr-rr-od

免费区域和返回区域完全重合,且返回区域不等于到达区域。本情况至少有一个open jaw(P1->P2)

这个情况和情况2非常相近,差别仅仅在于free one-way发生在了返回区域。让我们再看看修改过的例子2.1。

例子4.1:当卡卡从美国辛辛那提(CVG)飞到成田机场(NRT)之后,打算在东京参观《你的名字》的取景地,然后并无其他安排。那么也不妨不多浪费时间选择直接使用传送门回到大连市去海钓(DLC)。由于卡卡这次回国时间紧任务重,不但要探望父母还肩负着要带着宝宝玩一玩上海的迪士尼的任务。思来想去,从大连(DLC)飞到上海(PVG),然后直接从上海(PVG)飞回辛辛那提(CVG)。这个时候就满足情况4了。

gcmap_4-1

其实很多时候情况2和情况4是可以结合同时发生的,只是有一个区域的one-way是要自掏腰包的(选择最优的里程计划)。这个时候一定先现对比两个区域的机票价格,合理选择UA free one-way发生的区域即可。

5. 当DR =  RR ≠ FR:

demo-graph-5-dr-rr-fr

到达区域和返回区域重合且免费区域独立于到达区域。本情况至少有两个open jaw (P1>P2, P3->P4)。

这种路线看似非常诡异,free one-way发生在完全独立的第三区域。也就是说,你要自掏腰包从到达区域前往一个独立的第三区域(P1->P2)完成free one-way (P2->P3)后再自掏腰包返回到之前的到达区域 (P3->P4)。然而这种路线确实符合UA规则的。这不禁让我想起了让人又爱又恨的throw-away ticket (慎玩)。

例子5.1:卡卡在墨西哥坎昆的All inclusive 豪华酒店休闲度假时突然接到机器猫的电话,要求立刻从墨西哥坎昆(CUN)出发前往波多黎各圣胡安(SJU)做St. Regis Bahia Beach Resort 酒店的review,然后再从圣胡安(SJU)赶到迈阿密(MIA)做一个W Miami 酒店的review任务,结束后立刻从迈阿密(MIA)回到总部西雅图(SEA)。我们机智(贼)的卡卡君马上想到了上面的情况图,如果使用UA miles单独兑换坎昆(CUN)到圣胡安(SJU)与迈阿密(MIA)到西雅图(SEA)的机票一共需要22.5k miles (CUN-SJU 需要 10k miles,MIA-SEA需要12.5k miles)。但是如果利用上图做一个坎昆(CUN)往返圣胡安(SJU),中间加一个迈阿密(MIA)单程飞西雅图(SEA)的行程,最后再扔掉圣胡安到坎昆的回程段(throw-away),一共只需要20kmiles,可以省下2.5k miles.  最后的行程看起来是这样的:CUN-SJU(10k miles), SJU-MIA(传送门), MIA-SEA(FREE), SJU-CUN(10k miles, THROW-AWAY) 【注:这个例子完全是为了解释情况5的可能用法,请不要在不了解throw-away ticket的风险前贸然使用】

gcmap_5-1

6. 当DR ≠ FR ≠ RR且 RR ≠ OR:

demo-graph-6-dr-fr-rr-rr-od

四大区域均彼此独立。本情况至少有两个open jaw (P1>P2, P3->P4)。

情况6的routing路线看起来比情况5还要疯狂,但是如果你合理利用地理优势(比如P2->P3恰好能连接DR与RR两个区域),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例子6.1:在这个例子里面我们来看一看卡卡是如何利用地理优势来在一个trip中同时玩North Asia, South Asia 和 Australia & New Zealand 3个区域的。首先卡卡从旧金山(SFO)飞到老家深圳(SZX)进行探亲;然后介于香港和深圳实在太近了(地理上),心血来潮的卡卡徒步进入了香港,从香港机场(HKG)直接搭乘飞机前往了新加坡(SIN)看梁静茹演唱会;演唱会看完,再用由20k Avios兑换的从新加坡(SIN)到澳大利亚悉尼(SYD)机票去和世界上最纯正的袋鼠打拳击救狗;最后悉尼(SYD)返回旧金山(SFO)。本例中SFO-SZX, HKG-SIN (FREE), SYD-SFO; P0 = P5;其中OR在Mainland U.S., Alaska & Canada区,DR在North Aisa区,FR在South Asia区,RR在Australia & New Zealand区。

gcmap_6-1

7. 当DR ≠ FR ≠ RR且 RR = OR:

demo-graph-7

到达区域,免费区域,返回区域彼此独立 并且 返回区域与出发区域重合。本情况至少有两个open jaw(P1>P2, P3->P4)。

本情况相当于在情况3中把在DR中的free one-way拿到第三个独立区域之中。同样的,这种行程看起来更像是一个one-way(跨越3个区域stop over 3个区域的one-way),而不是round-trip。这种行程允许你在三个区域同时stop,达到同时游玩三个区域的目的。让我们看一个类似例子6.1的新例子。

例子7.1:卡卡的脚步遍天下。当卡卡又从旧金山(SFO)飞到老家深圳(SZX)后,又从深圳徒步走进了香港,从香港机场(HKG)直接搭乘飞机前往了新加坡(SIN);这回卡卡决定不揍袋鼠了,要去加拿大挑战一下黑熊,所以卡卡用了珍藏多年的Alaska miles兑换了新加坡(SIN)飞加拿大温哥华(YVR)的国泰航空(Cathay Pacific)头等舱。最后从温哥华(YVR)飞回旧金山(SFO)。本例中SFO-SZX, HKG-SIN (FREE), YYZ-SFO; P0 = P5;其中OR/FR在Mainland U.S., Alaska & Canada区,DR在North Aisa区,RR在South Asia区。

gcmap_7-1

如何利益最大化?

理想情况的最大收益应该是用所需里程最少的付费航段换来取所需里程最多的免费航段(也就是所谓的Excursionist Perk)。如果在数学上定义一下UA Excursionist Perk的收益率的话,那么收益率应该等于free one-way所需里程点数占行程总里程点数的比。抽象的说收益率等于

demo-calculate

也就是说高收益率的情况就是出发区域距离到达区域很近,所需兑换的里程很少,然而免费区域是一片幅员广阔的大陆,在区域内兑换里程需要很多,这样免费区域所需的里程点数占行程总里程点数的比例就会很多。

举个例子,对于情况1(DR=FR=RR)下的兑换,收益率的计算方法应该为:

demo-calculate2

 

demo-graph-1-earn-ratio

红色方块内是同一区域内兑换机票所需的里程数;而对于某一个红色方块,与他同列和同行的橘黄色箭头扫过区域则是飞往红色方块区域的跨区域兑换机票所需的里程数。图中公式为混合仓位兑换的情况)

比如对于墨西哥区域全经济舱(请注意有的时候商务舱、头等舱甚至混合仓的收益率更大),从Caribbean飞到Mexico往返只需要20k,然而在到达区域Mexico的free one-way需要10k,那么经过计算,Caribbean往返墨西哥在情况1时的收益率为50%.

大家可以试着用这种思路去计算7种不同情况下的收益率来挖掘UA的新sweet pot。

链接open jaw的方法?(地理毗邻探索、distance based award)

在上面7种规则中,很多情况都有open jaw。那么为了减少miles的使用,如果解决这些open jaw的交通就成了新的问题。在这里我主要有两个方法,欢迎朋友来补充。

方法一:选择区域毗邻城市,或者有其他交通方式连接的城市。 上面例子提到了深圳和香港,两个城市分属不同区域,但是交通十分便利,甚至可以步行跨越。再比如中国铁路交通很发达,两个城市的连接也不难。

方法二:当open jaw直线距离比较近,选择用distance based 的里程(如AVIOS)出open jaw 连接tpe_hkg机票。AVIOS 最少只需要4500 miles就可以连接两个城市,比如台北飞香港,只要4500 Avios.

*如何获得AVIOS?通过:Chase British Airways Visa. SPG. UR. AMEX均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