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泰航空(CX)亚洲万里通(Asia Miles)里程兑换亮点及兑换思路

相关阅读:Cathay Pacific (CX) 国泰航空里程计划 Asia Miles 亚洲万里通介绍


2018年6月,国泰 [CX] 对其里程计划“亚洲万里通”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依然采用 Distance-Based 的里程兑换标准,但同等距离里程兑换标准略有所提高。即便如此,国泰里程依然是大中华区最佳里程计划。在兑换长途和短途的时候,国泰里程均有不少兑换亮点。本文将从国泰的里程兑换标准中选出三个亮点兑换区间,希望为您下次合理运用国泰里程提供一些参考。

兑换规则

要合理使用国泰里程,首先得掌握其里程兑换规则。

里程兑换表

国泰将里程兑换分为两种情形。当全程仅由某单个航司执飞,或仅包含某单个伙伴航司+国泰 [CX & KA]时,适用单航司里程兑换规则。当全程包含任两个非国泰的寰宇一家成员,或者自家与任两个或以上寰宇一家航空组合时,适用多航司里程兑换规则。多航司里程兑换给了更自由的航司组合和路线设计,但里程兑换标准也更高。本文仅针对其单航司里程兑换进行总结分析。

单航司里程兑换又根据是否含有伙伴航司执飞的航段而又分为两亚类。两亚类里程兑换标准分别如下二表所示

全程由国泰和国泰港龙执飞的里程兑换标准
含伙伴航司执飞航段的里程兑换标准

里程兑换的亮点区间分别为短程 [751~2750 mi]中程 [2751~5000 mi] 和超长程 [7501+ mi]

路线规则

  • 转机与停留:对于单航司里程兑换,单程仅允许转机一次,稍微转机多一点就得拆分成几个单程算里程。但是国泰允许在转机点停留。如今兑换单程还能停留一次的里程计划已经非常稀有了,除了国泰外另一家就是阿拉斯加 [AS] 了。要充分利用上国泰的兑换亮点,势必得利用上停留政策。不过停留地放在哪里是一门学问;
  • 目的地限制:如果转机点不在始发地所在国家或地区,则目的地不能回到始发地所在国家或地区,否则将拆分为两段分别收取里程。内地,香港,台湾被视为三个不同的地区。(如多伦多 [YYZ] 经芝加哥 [ORD] 停留后,如果最终目的地是纽约 [LGA],则全程按一个单程兑换标准收取里程;如果目的地是渥太华 [YOW],由于始发地目的地都在加拿大,停留点却在美国,则拆分成两个单程收取里程)
  • 特例:西班牙航空 [IB] 不可兑换单程,国航 [CA] 和西伯利亚航空 [S7] 只能兑换点对点直达(也就没法用上停留政策)。

短程兑换

短程的总航程落在 751~2750 mi,此区间国泰系自家兑换经济/商务/头等分别需要 10K/25K/40K,含伙伴航司航段时需要 15K/30K/40K。国泰对短程的区间定义特别广阔,最远可以达 2750mi,这个距离可以覆盖香港 [HKG] 出发国泰系几乎所有东亚/东南亚/南亚航点,也能覆盖达拉斯 [DFW] 出发美国航空 [AA] 的大部分北美航点。

国泰系香港出发 2750mi 内航点汇总

兑换的思路之一便是从家乡机场 A 出发,在目的地 B 停留后飞到离家乡机场比较近的另一城市的机场 C。如北京 [PEK] 出发,乘坐深圳航空 [ZH] 的航班至深圳 [SZX] ,停留数日再飞往临近北京的天津 [TSN]。全程不到 2,400 mi,兑换经济舱/商务舱分别需要15K/30K 里程。15K 便能从华北往返深圳,还是挺划算的。(这种思路也被形象地描述称为“回旋镖”)。当然,无论 PEK 和 TSN 机场如何接近,从天津回到北京总还需要陆面折腾一番。

注:本例中的目的地不能回到始发地北京 [PEK],否则将按两个单程收取里程。由于始发地和目的地都在中国内地,故也不能把停留地设置在香港 [HKG]。


兑换思路之二为从家乡机场 A 出发,在 B 地转机后飞往更远的 C 地。如成都 [CTU] 出发,乘坐国泰 [CX] 航班在香港 [HKG] 停留数日后飞往日本东京 [NRT],全程不到 2700mi。因全程国泰系自家执飞,兑换经济舱/商务舱仅需 10K/25K 里程。(我们把这类兑换思路概括为“打水飘”)

10K 里程便能从成都飞到东京,还能停留香港,除了国泰里程外别无二家能做到。当然,打水飘有去无回,要回到出发点还得再换一张里程票。


兑换思路之三便是从 B 地出发,在家乡 A 停留几天甚至几个月之后,再飞往目的地 C。同样是上文打水飘的路线,只是乘客从常驻成都换为常驻香港了。(我们将这类兑换思路称为“荡秋千”)。多个荡秋千叠加,便凑成了多个往返行程,且最后落脚点都在自己的常驻地,而不用像回旋镖一样在驻地周边另一个机场落地。每一次荡秋千,都确定了一趟行程的返程,和之后一趟行程的去程。当然,要激活荡秋千,还得想办法先抵达一个常驻地以外的机场。

虽刚回国到深圳入职不久,深受此篇文章启发的机器猫早已排好了未来大半年的出行计划。她的计划全程都由国泰系执飞;

1. 国庆七天假,机器猫打算从香港出发,去大阪 [KIX] 呆几天,顺便游览一番周边的奈良和京都。然后再在厂家直销快结束时乘坐国泰的第五航权航班飞往台北吃吃台北 [TPE] 的夜市。全程 2600mi。国庆大旺季,机器猫没能兑换到商务舱,经济舱全程用了 10K 里程;

2. 机器猫同时兑换了一张7号傍晚从 TPE 回 HKG 的票。为用好荡秋千,她又接了一段元旦节前飞往尼泊尔加德满都 [KTM] 的票。全程 2330mi 左右,她这两段都有幸换到了商务舱,用了 25K 里程;

3. 元旦一过,春节也就临近了。为此,机器猫的第三张票从 KTM 回到 HKG 后,接了一张春节前 HKG 到家乡上海虹桥 [SHA] 的票,全程 2600mi,兑换商务舱依然用了 25K 里程;

4. 2020年东京奥运会举办,机器猫也决定去凑个热闹,国泰刚刚放出了明年7月的里程票,机器猫便立马抓住了机会兑换了春节后 SHA 到 HKG,然后来年7月 HKG 到东京羽田 [HND] 的商务舱。全程 2570mi,用里程 25K。

机器猫未来一年的已兑换行程

中程兑换

中程的总航程落在 2751~5000 mi,此区间国泰系自家兑换经济/商务/头等分别需要 22K/45K/70K,含伙伴航司航段时需要 25K/50K/75K。此区间涵盖部分跨大西洋航线,部分中欧航线和部分中澳航线。本区间仅推荐打水飘和荡秋千兑换思路,即一个洲际中程加一个区域短途。本区间也优先推荐两舱的兑换。(回旋镖在此不推荐,因为很多情况下,一个中途回旋镖所需里程不比两个短途打水飘或荡秋千节省多少。而且,两个短程打水飘火荡秋千结合的时候能中途停留三次,一个中程回旋镖就只有一个停留了)。

我们不在此区分打水漂或者荡秋千,因为两者只是同一个不同驻地的人对同一兑换方案存在的视角的差异,即常驻地到底是始发地/目的地还是中间的停留地。我们仅列举出若干适合中程兑换的方案。

中欧线

很遗憾无论是国泰系还是深圳航空 [ZH],皆无任何中欧直达航线航程短于 5000mi。国航 [CA] 虽然达此标准的航线不少,但仅能兑换直达的限制使得该兑换亮点仅适用于 PEK 和 CTU 出发的旅客了。

CA 的 5000mi 内中欧航线汇总。图中所有欧洲航点皆可直达北京,直达 CTU 的单独用蓝线标出

国泰有一个擦边欧洲的航点,以色列特拉维夫 [TLV],中程兑换倒是能派上用场。TLV-HKG 的航程为 4803 mi,只能衔接不到 200 mi 的超短途航段了 。国泰自家仅有 HKG-广州 [CAN] 满足此要求,故兑换 CAN-HKG-TLV 单程商务舱仅需 45K 国泰里程。然而,对于珠三角的旅客,是否添加一段 CAN-HKG 接驳或已无关紧要了。

欧洲的芬兰航空 [AY] 最近在大力拓展航点,在中国内地已有 PEK,PVG,南京 [NKG],重庆 [CKG],西安 [XIY] 和 广州 [CAN] 六个航点。AY 的总部 HEL 距离中国较近,于是从这些机场出发都可以一定程度上用上国泰的中程兑换亮点,停留赫尔辛基 [HEL] 至欧洲其他城市。PEK 出发的目的地可以远至英国爱丁堡和奥地利因斯布鲁克, XIY 出发最远也能至阿姆斯特丹 [AMS], 慕尼黑 [MUC],维也纳 [VIE] 和布达佩斯 [BUD] 等欧洲名城。PVG 出发的话,目的地选择虽然有限,但也可以涵盖北方威尼斯之称的斯德哥尔摩 [ARN]。兑换单程商务舱都仅需要 50K 国泰里程;

芬航执飞,可用国泰中途兑换的欧洲航点。从外到内,黑色航点仅适用北京出发,
粉色也适用西安出发,军蓝色再涵盖重庆出发,橙色还适用于南京出发,
蓝色覆盖上海出发,红色表示广州出发也适用

中澳线

中澳线上承运者众,我们在这里仅分析国泰自家的中程兑换。由近既远,国泰当下在澳洲有凯恩斯 [CNS],珀斯 [PER],阿德莱德 [ADL],布里斯班 [BNE] ,悉尼 [SYD] ,墨尔本 [MEL] 6个航点,距离在 3450 至 4600 mi 之间不等。我们以 SYD 为例,45K 的单程商务舱,大陆的始发地可以在长沙 [CSX],广州 [CAN],南宁 [NNG],桂林 [KWL],厦门 [XMN],海口 [HAK] 和三亚 [SYX] 之间选择。合理规划,澳洲分分钟纳入常驻于珠三角的旅客的荡秋千中。

目的地为悉尼时,大陆可用国泰中程兑换标准的航点汇总

美欧线

北大西洋算不上多宽广,跨大西洋的航线常被戏称为 Cross the Pond。然而,要么美欧航线里程兑换标准不低,要么燃油太过高昂,一般航司的美欧兑换都不太划算。不过幸运的是国泰在欧洲拥有一个非常好的伙伴爱尔兰航空 [EI],里程兑换毫无燃油。其总部都柏林 [DUB] 特别靠西,前往欧洲其他航点时不至于绕路 (对于 Distance Based 的里程兑换而言,稍微绕路就可能会耗费更多里程)。下图总结了从北美机场出发,EI 执飞的适用于国泰中程兑换(停留 DUB,单程商务舱仅需 50K 国泰里程)的航点汇总。详细信息参见《爱尔兰航空 Aer Lingus 美欧商务舱兑换攻略》。

超长途兑换

超长途的总航程落在 7500 mi 以上,此区间国泰系自家兑换经济/商务/头等分别需要 42K/85K/125K,含伙伴航司航段时需要 47K/90K/135K。乍一看,单程经济不低于42K,单程商务不低于 85K,似乎并不是一个划算的兑换。但是国泰对此区间没有航程封顶,也没有限制不能单程两次跨越太平洋/大西洋,这使得超长途兑换有了很多发挥的空间。

当下最广为知晓的便是超长途的回旋镖用法,比如北京 [PEK]   出发,乘坐 AA 商务舱 至洛杉矶 [LAX],返程改为国泰商务舱回到香港 [HKG],无需在乎全程飞了多少 mi,兑换该商务舱仅需 90K 国泰里程。实际上我们用 90K 换了个跨太平洋商务舱往返,只是国泰系统识别为单程兑换而已。

如同前文提及,回旋镖最大的问题是需要自己解决始发地和目的地之间的衔接问题。如果你身处国泰或其伙伴主导的某个枢纽机场,且有足够多的国泰里程,超长途也是采用荡秋千策略更佳。


常驻珠三角

此时可以仅考虑国泰系自家的超长途兑换。我们假定某人通过中途荡秋千来到了悉尼 [SYD],那么他接下来可以 SYD-HKG-纽约 [JFK],抵达纽约肯尼迪 [JFK]造访自由女神像,观百老汇表演。之后 JFK-HKG-约翰内斯堡 [JNB],在南非大草原追逐野生动物。然后从非洲最南端的开普敦 [CPT] 出发, CPT-HKG-伦敦 [LHR],在百年古都感受英伦风情…… 每一个荡秋千商务舱都仅需要 85K里程,每一次都能回到中停地 HKG,而不用想办法从东亚其他地区接驳回来。


常驻纽约

作为美国东海岸最大国际门户,纽约拥有众多国泰伙伴执飞的洲际航线。如果采用回旋镖兑换思路,日航的 JFK-东京 [TYO]-温哥华 [YVR],国泰的 JFK-HKG-多伦多 [YYZ],都是不错的兑换选项。前者全程商务舱需 90K 里程,后者需 85K 里程。不过二地回纽约的短途接驳需要自己想办法。

驻地纽约,长途回旋镖示意

对于经常乘坐国泰回国的旅客,也可采用荡秋千思路,即每次用一个 JFK 与 HKG 之间的航段接一个 JFK 往返其它地方的航段。例如:1. TYO-JFK-HKG,TYO-JFK 由日本航空 [JL] 执飞;2. HKG-JFK-SYD ,JFK 至 SYD 为澳洲航空 [QF] 执飞,经停洛杉矶 [LAX],但依然被视为直达航线;3. SYD-JFK-HKG;4. HKG-JFK-DOH,JFK-DOH 为卡塔尔航空 [QR] 执飞,商务舱为全球知名的Qsuite….. 由于混航司,每个荡秋千单程商务舱需 90K 里程。如此,同时兼顾了旺盛的回国需求,又满足了浪迹天涯的心,还无须考虑短途接驳至纽约。

驻地纽约,长途荡秋千示意

总结

虽然路径规则严苛,但国泰在兑换短途,中途,超长途时都有非常诱人的兑换亮点。2750 mi 以内经济舱最低 10K 的单程,中美往返商务舱低至 85K 里程,当下只有国泰能做到。

本文总结了“回旋镖”,“打水漂” 和“荡秋千” 三种用法,不同用法适用于不同距离范围,或者适用于驻地不同的人。身处国泰或其航司的某枢纽机场,荡秋千或许是最佳方案,不过荡秋千环环相扣,每一张票都涉及到一次行程的返程和下一次行程的去程,故需要有明确的行程规划才行。如果身处其它机场,“回旋镖” 或许是更佳选项,只是始发地和目的地之间的开口需要自己想办法解决。

国泰超长途的兑换更像是当初设计里程兑换表时未预料到的 BUG,而这种 BUG 也是非常好修补的。要么在超长途上加盖距离区间,要么引入 MQM 或者如 ANA 般严苛的跨区限制,此路便死。相比之下,短程和中程兑换应该能长存。